3年租金为房价的20%

2020-06-28 03:35

由于办不到家纺类产品经营的营业执照,南通纺都城几乎沦为“空城”。负责纺都城招商运营的一负责人说,这里仅可用作办公、展示、发货和仓储区,做销售肯定不合适。扬子晚报记者发现,南通纺都城也试图开始转型,做“中国家纺业网供网销领袖平台”,但迄今效果不佳。

纺都城禁卖家纺产品,政府知道,开发商知道,但唯独业主们不知道。开发商在宣传中,对“禁令”只字未提,而是以诱人的投资前景掩盖了真相。虽然购房合同的最后约定业主同意房屋的使用符合划行归市的规定,但并未解释“划行归市”到底指什么。“家纺产业航母”、“超大规模成品交易平台”这样的宣传,曾密布海门工业园区、高速公路、各大网站、当地报纸和电视媒体,对此,当地政府和工商部门均称“没有注意到”。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在南通纺都城开工前,海门工业园区管委会就和广亿房地产公司签订协议,规定南通纺都城不准经营床单、床罩系列、被褥系列、毛毯系列及枕芯、枕套、床垫等,但靠垫除外,其他项目均可经营。

此后,海门市政府又于2010年8月发出红头文件,将叠石桥地区划成8个区域,规定了每个区域的家纺产品经营种类。记者看到,文件明确规定南通纺都城“主要经营除床上用纺织品外的其他商品”。至此,南通纺都城禁卖床上用家纺产品,以政府文件形式确定下来,名为“划行归市”。海门工商局工业园区分局局长倪雪玛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根据海门市政府“划行归市”的文件,南通纺都城经营户的确不得经营家纺成品。

位于海门工业园区、毗邻全国最大的家纺交易市场——叠石桥国际家纺城,南通纺都城的交易面积达14万平方米,商铺营销曾遍及江苏、浙江、上海、山东等地。至今2100多间商铺销售已约7成。但近来,1000多间商铺的业主却发现,这座建筑以“家纺”命名的纺都城,竟不让卖床上用品。原来,早在纺都城开工建设前,海门市政府就以文件的形式对整个叠石桥区域“划行归市”,明确规定南通纺都城严禁经营床上用家纺产品。目前,曾被称为“家纺产业航母”的南通纺都城,商铺大多数关张、周围荒草丛生,市场一片萧条,几乎陷入绝境。

虽然从2012年9月就已经开门营业,但时过两年,交易大楼并未像开发商此前宣传的那样生意兴隆、交易火爆。市场内,商家稀少,更看不到顾客。记者走访几家开门的店铺,发现店主大都闲坐在电脑前游戏聊天,见有人进店也毫无待客的热情,仅是敷衍几句,“我们这不卖东西,也没人来买,只是发发货,”一名店主说;有的店内地上堆积着床罩、被褥等产品,却早已落下厚厚尘埃。一楼一家店由于歇业太久,市场管理方发来了律师函,要收回商铺。

不过,当做家纺生意的曹勇,2011年从南通纺都城投资有限公司租下了两间店铺,花费1万多元进行店铺装修,还花费1000多元注册了“露丽丝家纺”商标后,去海门市工商局工业园区分局申领营业执照,却遭到拒绝。原因是根据政府规定,南通纺都城不准进行家纺产品的批发和零售。偷偷摸摸地试经营后,曹勇却经常遭到工商执法人员的检查。无奈,曹勇只好将店铺关了,如今很多损失依然得不到补偿。和曹勇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来自海门当地以及山东、浙江等地的商人,都损失不小。

除对开发商隐瞒政府“禁令”不满外,南通纺都城业主黄建辉等人还认为,政府对叠石桥区域“划行归市”,其实就是抑制南通纺都城,保护原有的政府扶持和投资的叠石桥国际家纺城。

海门工业园区党工委副书记王顺达,是海门市政府“划行归市”文件起草的参与者之一。他告诉记者,该文件是根据《江苏省城乡集市贸易管理条例》制定的。10年前就对叠石桥家纺城做过“划行归市”,“当时比较乱,同一种类的商品分布在不同区域,对商户、消费者都带来很多不便”,“划行归市”后,对商品分门别类,布置在不同区域,秩序大为改观。至于为何将离原有市场约3公里的南通纺都城也划入进来,王顺达说,叠石桥市场应是一个大的概念,“划行归市”是出于建立良好的经营秩序、促进市场繁荣发展而做出的,并不存在抑制民营背景的南通纺都城发展,从而保护叠石桥国际家纺城。(郭小川 张喆)

从开工之初,南通纺都城就以此为卖点,在江苏、上海、浙江、山东等地开展大规模商铺营销,“南通纺都城,让世界叫响这个名字”、“全国家纺产业基地第一站”、“十年委托经营管理”……此后,又大力度宣传招商情况,称众多中国家纺一线品牌已入驻。

从萧条惨淡的南通纺都城驱车前行约3公里,就是熙熙攘攘、车流如织的叠石桥国际家纺城。这里也是当地政府举全力扶持发展的交易基地,其中家纺城三期还主要由政府投资和管理。

海门叠石桥,凭着世界第三、全国最大的家用纺织品市场——叠石桥国际家纺城而蜚声中外,每天数万人从世界各地赶来参与采购贸易,年交易额数百亿人民币。

据悉,纺都城交易大楼的2140间商铺,销售已约7成。广亿集团从业主手中回租商铺,代为经营三年,至今年年底结束。这意味着,1000多名业主将从明年开始要自己打理商铺了,这让不少人焦虑不堪。

从沪陕高速海门叠石桥出口下来,行至叠港公路与纺都大道的交会处,一幢气势雄伟、体量庞大的建筑映入眼帘,这就是南通纺都城一期交易大楼。大楼外立面,各种床上四件套、床垫、被芯等家纺产品的巨幅广告牌十分醒目,但走进交易大楼的a、b两区,却又是另外一幅模样:一至四层共2100多间商铺大多大门紧闭,偶尔营业的部分商铺大都是用于电商的产品展示、发货和仓储,整栋大楼空空荡荡,不少楼层灰尘遍地、光线昏暗。

“南通纺都城和叠石桥家纺城应该是两个不同的市场,也不属于同一个市场管委会管理,却都列入‘划行归市’的范围,这显然不合理。”黄建辉说。

正是这样的营销,让启东的业主黄建辉怦然心动,2010年10月,他以近200万的价格,买下纺都城一楼的两间商铺,同时,和同属广亿集团的南通纺都城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3年的商铺委托经营协议,从2011年至2014年底,3年租金为房价的20%,买房时抵扣。

南通纺都城被开发商宣称为“家纺产业航母”,除了已经开业的14万平方米一期交易大楼外,还包括二期五星级纺都城开元名都大酒店、纺都城大厦等,总建筑面积达50万平方米。但如今,除了交易大楼外,其他“地标性”建筑还只是宣传图册上漂亮的效果图。紧挨交易大楼西侧,本是酒店、大厦的地址,但目前杂草肆虐、荆棘丛生,丝毫没有开工的迹象。“市场都快撑不下去了,开发商哪儿还有钱继续投资建房子?”一位知情人士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