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大呼折腾不起

2020-07-08 04:31

上海市教委基教处处长倪闽景解释说:“8早上7点多升级为红色预警时,很多孩子已经在路上甚至已经到校,这时再发停课通知,孩子回家,反而要再次淋雨。”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受天文大潮顶托、上游太湖洪水下泄和本地大暴雨的共同影响,上海黄浦江沿线潮位上涨迅速,昨天,上海松江、青浦、金山等11个站点的内河水位也同时创出历史新高。

其实在2005年、2007年、2010年,上海都曾因台风预警而停过课,其中,也不乏“乌龙停课”的情况。那么,停与不停,到底有无标准呢?应急机制,又如何提升?

虽然气象部门早晨7点45分就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红色预警的“防御指引”中也有“停止集会、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的内容。但对于大部分学生家长来说,气象部门的红色预警就像是一条事不关己的新闻,并没有传递出是否停课的信息。

上海市防灾减灾研究所副所长罗奇峰说,这就等于把警报当做一种命令,看到警报,人们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不是继续等“通知”。在这一点上,上海的应急预案可以借鉴,但也不能操之过急:

在应对台风更为成熟的香港, 天文台通常会提前两小时发布台风警报,工作单位、住宅小区、交通工具上也会及时发布警告。他们还明文规定,一旦标志着狂风暴雨的“8号风球”挂起,香港人就不需要进办公室上班,连股市交易都会被临时叫停。但如果白天警报解除,人们还得乖乖地赶回工作岗位。

章震宇:截至8日下午,市中心城区的积水基本排除。目前主要是低洼地区的松江河雨量比较大的嘉定地区还存在着下立交的积水以及部分小区的积水。

普陀区的一些家长更是反映,一大早好不容易送孩子到了学校,结果很快接到通知说中午12时就放学,家长大呼“折腾不起”。上海市民赵女士经过将近5个小时的跋涉,从嘉定江桥附近的幼儿园到达普陀区中山北路的公司:

赵女士:如果是这么严重的话,其实是可以提前说不上班或者不上幼儿园。像小孩上幼儿园什么的,我们也是打电话去向老师请假,老师才说不用来了。

评论员沈彬表示,教育部门没有决策权,很无奈。

昨天早上,上海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但是,上海全市却没有停课,这引发了家长的大面积质疑。

罗奇峰:比如政府调查,看哪些单位、哪些部门是可以停顿的,这些部门就可以做一些统一的规定。而且这个停工不但要本单位的人知道,还要外单位的人知道。(记者 吴喆华 上海台记者 赵颖文)

沈彬:教育部门首先不掌握一手的天气资料,第二点,它的决策链条是非常长的,挂了红色警报之后,是由市政府决定,再有市政府下达到学校,这也有个过程。我们可以总结一下,各个制度的衔接环境是有提升空间的。

经过武警官兵一夜的抢险,上海防汛指挥部副主任章震宇告诉记者,目前上海市区的积水已经基本排除,并正采取措施清除松江、嘉定等郊区的积水。